怀念村中“长眼捷?”叔叔

   昨天上午十点多钟,与港城工作的村中兄弟何冲通了近半小时电话,知道他的叔叔“长眼捷”,己于2021年8月3日夜九点多钟走了,享年66岁……

宅小鸭-精美图集 (96)   

     听何冲娓娓道来他叔叔的悲惨人生,我的心沉悲到只剩下唏嘘,放下电话的这一刻,我默衰祝愿:“长眼捷”叔叔,长陌远行,清风浩荡,去天国的路上,一路走好!

        我的村子不大,仅有人口6~700人,“长眼捷”叔叔一生未娶,无儿无女,是村里最善良,最与世无争,最安分守己的一个人。平时,他沉默寡言,走路总是低着头,不鄙不亢,逆来顺受,独来独往。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,只知道他有二个代号名字:“长眼捷”,“东坡聋”。“东坡聋”,是因为他去离村无远的海边买鱼,回家时迷路东坡村,因而村里人笑称他傻,称他为“东坡聋”。那年那月,我曾叫过他一次“东坡聋”,被我父亲听见,赶着我打,说我无家教。后来我叫他时,就加上了一个“叔”字了。在生产队那个年代,他是村里最勤劳、最起早贪黑的一个小伙子。那时,我父亲当村长,总是大会、小会表扬他起早贪黑,生产队出勤时,他最积极,去最早回最晚,又总是在全村人收工后,义务查验村里田头坑尾水沟畅通以否;涵洞水闸关紧以否:农作物少肥缺水等情况,及时向我父亲汇报………

        他一生无娶,无儿无女,但他不怨不悔,孝顺父母,善待家人。他家里二个哥、一个弟、一个姐、一个妹,谁家有农活要做,都有他身影,耕田、犁园、打秧、割稻,样样能会,他帮了东家又帮西家,全是苦力活,没日没夜,乐此不彼,苦难与悲哀伴随着他孤独的一生。

       他从来不麻烦别人,他深知自己无儿无女,死后会麻烦亲人,于是他一生勤俭节约,靠打短工积蓄了五万多元,让哥哥帮他存放起来,到死前都不愿意吃一顿好菜,自己为自己死后花费,提前安排好,生怕自己死时麻烦亲人。

        我们本以为,他好人会善终,会和兄弟们一起慢慢变老;一起追忆曾经走过的童年浪漫时光;可以在夕阳下一起哼哪首当年熟悉的放牛雷州歌。可惜,他却悄然离我们而去去……

      真的是死与明天,不知那个来得早。想见风范空有影,欲唤兄弟杳无声……

      “长眼捷”叔呵,你就这样急匆匆地走了。带着对亲人的牵挂,带着对家乡的眷恋,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你走了,善良的你,影子总在我们的脑海里挥之不去,你的模样总在我们的眼前浮现,你性格内向,少言寡语;你与人为善,与世无争;你的一生平凡又很平静;但你留在人们心里的,都是你的好。

        曾记得,那年那月你背我过村前三塘仔的河;你带我们一群屁孩去村前那片树林里捉“肥猪”;你教我们在下塘田秧苗里捉候鸟,不踩坏秧苗;你守着生产队晒谷场,不让我们偷生产队花生,我们用“鸟子枪”射你,你不鄙不亢,丝毫不让……

       生如夏花落地无声,逝如秋叶飞翔静美。最初的哭声与最后的诀别都是生命的轮回与必然;最初的晨曦与最后的晚霞一样会光照人间。如今,你已魂归故里,在家乡的土地上长眠安息。我相信,你会把生命的每一粒飞尘都融化在泥土当中,去报答家乡的绿色,去回报栖身的土地!

      你走了,留下一双眼睛在村前那片农作物的默哀里,凝视着春夏秋冬的轮回。在村前那口渔塘中,留下我们一塘无声的眼泪。你走过的村前屋后,田坎林地,留下你对故乡的一片深情与厚意,永远留在村中的兄弟姐妹心坎里,全村父亲乡亲永远怀念你……【 文/何文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