炊烟升起的地方

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,水银一般倾洒到地板上的时候,我推开窗户举目远眺,映入眼帘的永远是那座朦胧而又葱郁的山峰,长龙一般蜿蜒盘旋在天边。低头俯视,楼下的马路上,则是往来不息的车辆徐徐驶过,只抛下一串车轮的摩擦声。哦,美好的一天就这样开启,每天迎接我的都是崭新的太阳。

宅小鸭-精美图集 (39)

 这就是我生活了几十年的城市,一座开门见山的汽车城。我在这座城市里学习生活、工作恋爱,结婚生子后,再陪着孩子一起见证着这座城市的不断崛起。城市虽然不大,然而它却是我半生魂之所在。

夜幕降临,天上的星光渐渐淡去。我枕着月光,听着熟悉的车轮声像催眠曲一样在耳边响起,我的脑海里却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另外一幅画面,一副炊烟袅袅的乡土图,图画里,原野上的茅草屋、房前屋后的瓜田果树以及农家院里的鸡舍顽童,都是我魂牵梦萦的地方,那是我儿时的故乡。

与二汽众多第一代进山的创业者子弟一样,我们一般都会有好几个“故乡”:出生在东北的我,年幼便随父母南迁。创业初期,山里生活艰苦,我和刚出生不久的妹妹便被留在了乡下奶奶家。于是那个炊烟升起的地方,便成了我此生的牵挂。

奶奶家在江汉平原。我童年的记忆虽然有些模糊,却依稀记得,奶奶家门前的小池塘,还有池塘边上的那颗柿子树。印象中,软糯香甜的红柿子是永远挥之不去的童年味道。

七月的风很燥,然而故乡的风是柔的。

池塘的四周是一排笔直的大树,奶奶的房子就掩映在一片绿荫之中。从屋后的瓜果地穿过,便看到一大片满是稻穗的田野。顺着田间小路,可以一直走到远处的乡镇公路。站在这乡间土道上,望着远处一排排高耸的青杉,以及树下若隐若现的村落,我总是很好奇,那路的尽头会是怎样的情形?

炊烟升起的时候,傍晚的霞光把树梢染上了一层金边。斑驳的树影下,氤氲的气氛渐渐弥漫开来。童年的香气,便是奶奶从灶间端出的、似乎还留有稻谷清香的白米饭,那是我此后再不曾品尝的人间美味。

晚饭后,照例是要和小伙伴们玩耍得一身臭汗。然后再被奶奶拎去洗澡。洗完澡,躺在奶奶放在过堂里的竹床上,望着头顶上的星星眨着眼睛。奶奶轻摇的蒲扇,扇着奶奶的故事,像仙气一样,把我送入梦乡。

夏日的风温柔的划过脸庞,头顶上那片浩瀚无垠的星空是我童年的幻想。每当我望着夜空闪烁的星星,仿佛就看到一个个美丽的童话故事,想象的翅膀似脱缰的野马,驰骋在美丽的星宇。

乡间的夜晚很安静。除了远处偶尔传来的三两声狗吠,便只有隔壁屋里爷爷的咳嗽声会打破这寂静的夜晚。远离都市的喧嚣,乡村的夜晚,应该最是治愈心灵的良药吧。

乡村的夜晚也很寂寞。无声的世界,无尽的黑暗,只有当天上的星星点灯,才会让我隐约看到了一个外面的世界。

早上炊烟升起的时候,院子里的公鸡率先把我吵醒。揉着惺忪的睡眼,看着裹着小脚的奶奶从灶台走来。是的,小脚奶奶,童年的记忆中,奶奶那长长的裹脚布下,一双被裹得变形的小脚,应该是很恐怖的记忆吧。这样如烙铁一般刻印在脑海深处的,似乎大多是一些不愉快的事情:比如因为骂人,而被奶奶按在怀里,要拿针缝嘴巴、又或者因为跟伙伴们打架而回家挨打的种种。印象中的奶奶,仿佛不是那般慈祥,可为什么却成了我永远的怀念?是因为我还没来得及记住奶奶的模样,奶奶便撒手人寰?还是因为在奶奶面前,许下的诺言成了永久的憾事?

童年的时光总是很短暂,在奶奶跟前的日子也不过三四年。可是童年的记忆却永远停留在那个炊烟升起的地方。当童年的梦想伴着那一缕炊烟,冉冉升起的时候,那个炊烟升起的地方便成了我的心灵栖息地。

我生活在一座汽车城,清晨吵醒我的永远是那马路上呼啸的车轮声。我热爱这座城市,它是我成长过程中的梦工厂。然而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我依旧会怀念那个炊烟升起的地方,怀念那些个悄无声息的夜晚,我数着星星,搂着月光安然入睡的梦想…【文/半江瑟瑟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