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秋未秋,心已入秋

晨风愈发幽凉了,抬眼望去,小径那头的树木,轻摇在天高云淡的苍穹下,浅橙色的光晕洒落枝头,竟有浅秋之意。

宅小鸭-精美图集 (26)

算算日子,明儿就立秋了。

清风徐来,一朵小小的、娇弱的黄花缓缓落下,低头望去,已疏疏落落铺了满地。栾树都开花了,每次都是这样,先被落花惊觉,才抬头望去,那高高的树枝上,已结满了花色的花蕊,即将盛放的明媚,大抵是和我一样,在期许秋的明眸。

风诉浅秋,它曾在季节的更迭里于我耳畔呢喃,不过眨眼的功夫,又是一季斑斓。

这一次,我要一点点记录秋的到来,从此刻起:你看,桥边那对生似蝴蝶的叶子,一叶间,从胭脂色到浆果黄,自然将“渐变”二字落成;你看,那梧桐树的绿意里,也染了一串赭红,不知是不是凤凰栖息时,指尖落下的红晕,离去和到来都这样悄然无声,又让人神往不已;你看,那一朵朵厚重的云霞,好像从地里生长出来的,蓬松又柔软,纯白的花边簇着淡粉的裙摆,多看几眼,因疫情而紧张局促的心也放松下来,陷入这天边仿佛触手可及的温柔。

不由想到立秋三候,“一候凉风至;二候白露生;三候寒蝉鸣”,每一次等待都美得让人心动,待凉风散去暑意,待白露出生诗情,待寒蝉歌咏季节,流年似水,一时间百转千回。

我定要细细记下这每一次的等候,记下每一缕风、一点露、一声鸣唱,长夏未尽,孟秋始来,多少言语与深情、繁盛与收获、叠翠与斑斓,绵延成心间漫山遍野的期许。

就像期许,早上无意间遇见的不知何时已挂满树梢的青柚,被充盈的阳光、滋润的雨水,养得黄橙橙、金灿灿,圆滚滚、胖嘟嘟;摘下时,幽香扑鼻;剥开后,果肉甜美,把我肚子里的馋虫喂得饱饱的,方不负一岁又一岁的重逢。

愿彼时,山河已无恙,我又可以浪荡在风月里,追逐诗经里的蒹葭、倾听芦花绽放的声音,船撸轻摇涤荡在扁舟里、徐徐风至舒展在稻香中,在银杏的灿黄里落泪、在枫叶的炽烈中饮酒,纵情高歌,无需曲调,已尽缠绵。

立秋未秋,心已入秋。秋光如媚,秋水如痴。秋叶流霞,秋果盛霜。秋雨煮茶,秋心暖酒。秋窗盈岁,秋情满域。月华流照,终得团圆。【文/汐止水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