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园消夏记

天气热,妤在屋里几乎难以午睡。今日午后,她计划送拗去学跆拳道后,寻到哪里去躲躲阴凉。我建议去图书馆,还可以看书,她不。我又建议去成园,假期安静,可以在两棵树之间拴一吊床。于是,送拗到跆拳道馆后,我们就去了成园。

宅小鸭-精美图集 (5)

 假期的成园基本没人。我去地下车库把吊床取来,到成园找到两棵恰当的树,把吊床拴好,妤躺了上去,我搬了一把靠椅也放到一旁的树下。于是,她一边躺在吊床轻轻、悠悠晃着;我一边沏了杯茶,用手机写字。

此时的成园真安静。我喜欢,喜欢它是这地球上会变换身份的一个地方,曾经那样的喧嚣,竟有这个午后的宁静。园子里的树木不算茂盛,疏枝下基本能寻得一点阴凉,不过得随着太阳的移动而搬动位置,否则那枝叶罅隙间漏下的光芒便晃眼而灼热。

园子里只有鸟鸣,不知从何处传来?一种仿佛来自图书馆那边,“叽叽、夹夹”又似“啾啾”,当介于“叽”与“啾”之间时,就像凿子契入湿木之间,有那种胶着,但是每一下又很果断,拔出、契入,契入、拔出,很快、不断、频繁地工作着。是啄木鸟在敲击那高高的朴树树干吗?这是主旋律,此外还有各种“叽啾”、“啾”、“戛”的伴奏。有时,会传来“咕咕—咕——”的斑鸠鸣声,第一声阳平,第二声低下成阴平,第三声上声;前两声短促,第三声拖长——和春天差不多。只是叫一两声后便消失,仿佛那曾经的两声是湮没在远古的传说。这些鸟声,在明亮的阳光下,似乎单调。使整座园子仿佛陷入了巨大的空洞。

远远瞥见小池上睡莲怒放,红的几朵,白的许多,如玉琢一般浮在水上。偶尔有微风吹过来,只引起了竹叶的窸窣微动,来一阵斑驳的疏影,在地面写下盛夏的时光;此后继续蜷缩、弯曲。

忽然,所有的鸟声都停了,一下子仿佛时光都停滞了。而微风起兮,竟使窸窣声接连不断连续起来,于是凉意轻轻贴着肌肤,仿佛梦一般抚摸着午夜的触角。

我在树下仰头,所有的草木都被镀了金鎏了银,却又被什么捶砧得薄如蝉翼般透明。云南樟的翠绿里透着微黄,紫薇如铜钱的绿意里居然结了果,鸡爪槭黄绿的边缘已染红……树下那光影就是光阴吗?【文/何太贵】